当前位置:首页 > 环捷 > 正文

谁在修改我的健康码?

  • 环捷
  • 2022-06-16 20:04:05
  • 581
摘要: 健康码规则,大多由各地疫情防控指挥部制定,但各地的主管单位不相同 文|《财经》记者 信娜 赵天宇 实习生 何晓玲 ...

  健康码规则,大多由各地疫情防控指挥部制定,但各地的主管单位不相同

谁在修改我的健康码?

  文|《财经》记者 信娜 赵天宇 实习生 何晓玲

  “每天起来先看一看健康宝,我要保住我的绿码。”2022年6月16日,一位北京居民在朋友圈感慨。

  身在北京、上海的居民,时不时健康宝弹窗苦于不知如何解决时,多位前往郑州维权的河南村镇银行储户的健康码直接变“红码”,有的储户甚至被拉去了隔离点,而另有郑州楼盘维权业主也遇到相似遭遇。据媒体报道,6月12日,他们的健康码无故突然变红,经人工干预后又由红转绿码。接连而出的事件,将健康码问题推上了焦点。

  “红码”事件最大的疑问是,已成为新冠疫情防控有效手段的健康码,为何会莫名其妙变红。风险等级最高的“红码”在大多数城市意味着寸步难行,以及集中隔离。

  到底谁有权限修改健康码?

  《财经·大健康》了解到,目前,健康码赋码规则,大多由各地疫情防控指挥部制定,但各地的主管单位并不相同。北京市“健康宝”主管单位为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管理局,湖南省健康码主管单位为湖南省卫健委。

  一位信息化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各地健康码大多由省级部门统建,相当于一个入口,可身份识别,也可搭载其他功能。

  具体到健康码的变化,一种情况为自动识别,打通通信、民航等信息,自动识别风险后赋“红码”的功能;另一种情况则是,在开通系统权限后,由相应工作人员直接在后台操作。

  “改码,一般各地疾控工作人员用得比较多,授予哪些部门权限主要由健康码主管部门负责制定,技术公司进行支持。”上述信息化公司负责人说。

  3月,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医科大学附属市八医院感染病中心首席专家蔡卫平在全国“两会”上提出,为加强个人信息保护,应把健康码纳入全国统一管理,取消各地健康码。

  蔡卫平提到,提交此提案基于两点考虑:一是由于健康码赋予不同颜色的标准各地不一致,信息也不联通,希望能打通数据孤岛;二是已经出现一些健康码被滥用的现象。“比如在常态化核酸检测中,如果超过一定时间没做核酸检测就会被赋黄码甚至红码,被迫做核酸,这其实已经超出健康码的设计使用初衷”。

  赋码权限在大数据局手中?

  河南村镇银行储户们的健康码为何变红?截至目前,各相关部门并没有统一说法。

  河南卫健委热线工作人员回复《财经·大健康》,河南省健康码的赋码权限在河南省大数据局,郑州市在郑州市大数据局。赋码主要依据的是持码人的行动轨迹。不清楚社区是否有赋码权限,但是去社区可以查询到相关后台数据。

  河南省行政审批和政务信息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员则称,赋码权限在于各地市的疫情指挥部,不在他们手上。由首次申请入市的部门负责,也就是说,从外省进入河南得先申报,你第一次进去是向哪个市申请的。

  据《河南日报》报道,“升级版”河南健康码系统是在河南省行政审批和政务信息管理局指导下,由正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提供专业技术支撑建设而成。

  河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信息显示,2021年8月,该省曾下发通知,根据不同疫情防控风险分别赋予健康码不同颜色:红色健康码、黄色健康码、绿色健康码。

  在河南,八类情况将转为红码。

  一、确诊病例住院期间及出院后14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期间;二、无症状感染者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期间;三、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14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期间;四、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的密接的密接7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期间;五、境外来豫人员自入境之日起,14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期间;六、高风险地区驻留人员实施14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七、特殊区域驻留人员末次暴露时间在14天内的,实施14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八、确诊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的时空伴随者,在病例发病前4天或无症状感染者首次阳性标本采样时间前4天,至其被隔离管控前所涉及的相对密闭通风不良场所的同时段同空间同处者。

  此次河南多位村镇银行储户们,并不符合上述转红码的条件。

  上述河南通知还提及,以上信息接收、推送渠道和方式,以及转码所需材料和流程由河南省大数据局另行规定。各地开通24小时热线电话,接受健康码赋码、转码问题咨询和投诉。

  据河南省政府文件介绍,该省疫情防控指挥部设指挥部办公室,以及哨点信息部、“四个口袋”管控部、卫生防控部、社会管控指导部、信息系统平台及技术保障部,“一办五部”。

  在部门责任中规定,卫健部门与公安部门配合流调核查,判定待协查人员的风险类型、风险等级、波及范围、核酸检测等工作;省大数据局,负责河南省健康码稳定运行,指导各地指挥部健康码技术部门开展赋码和转码工作。

  人民大学教授张新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滥用健康码,阻碍相关当事人行使权利解决债务纠纷,涉嫌严重违法犯罪。此举直接违反国务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健康码管理与服务暂行办法》,违反《个人信息保护法》,构成《刑法》第7和第9修正案规定的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犯罪。此外,有关国家机关及工作人员,涉嫌滥用职权构成犯罪。

  居委会握着出行权力?

  6月16日,王木(化名)健康码弹窗,显示为“温馨提示3”,即与京内外风险地区、点位、人员等有时空关联,需要进行风险排查。

  两天前,王木曾接到流调电话,询问了基本信息后,对方告诉他,在大约一周前,他去过疫情风险点,相关信息会传达到社区,让他等待社区通知。此后,直到弹窗没人再联系过他。

  为了解除弹窗,王木前往社区咨询后得知,此前的流调信息并没有同步到所在社区,“调了个寂寞”,他自嘲。

  另一位外地返京居民,在健康码弹窗后,接到疾控流调人员电话,到指定地点做了免费核酸检测,按朋友的指点,拿着核酸检测结果,直接找了相熟的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很快健康码转绿。

  在与社区方面沟通后,王木也发现,能否解除健康码弹窗,主要是社区说了算。按照他所在社区的规定,要解除弹窗,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三天两检”。这意味着两天后,他的弹窗才会解除,在此期间,他无法进入任何公共场所。

  当王木提出,自己有同事填了京心相助后,当天就解除了弹窗。接受咨询的社区志愿者表示,他服务过很多社区,各有各的要求,都不一样,“并没有统一规定”。

  还有人被隔离了,健康宝却始终是绿码,没有弹窗。

  向兰(化名)与6月2日北京昌平区新增的无症状感染者住在同一小区,2日凌晨两点,她被敲门声惊醒后,去做核酸,虽然检测结果是阴性,但仍被判定为“密接”,当日中午她被大巴车拉走集中隔离。10天后,向兰回到家中继续居家隔离,截至6月16日下午5点,还没有最终解除封闭限制。

  在这半个月里,向兰作为“密接”,北京健康宝始终是绿码,甚至也没有弹窗过。“真的很混乱。”向兰说。

  2022年农历春节期间,1月26日晚间,陈树(化名)发现健康宝黄码了。前一天,她从北京飞往黑龙江大庆市,起飞前、落地后核酸均为阴性,26日上午她的龙江健康码还是绿的,中午11点发现变成黄码。

  按照当时大庆市的要求,陈树需要居家健康监测7天。“为什么健康码黄了?”当陈树询问社区管理员时,对方回复称,四次核酸后,解除健康监测后,变回绿码。

  龙江健康码有“健康码色标记说明”:码色受五个信息渠道影响,每个渠道有标记及变色的原则。比如,“大数据”标记,自标记时间起14天后码色恢复,按照居民自主申报的健康情况,显示相应的码色。

  当地卫健委也可以标记码色,比如,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在治愈出院后,转为“隔离未满者”,进行线下隔离,期间是红码,期满后降为黄码,再通过“每日健康打卡”连续14天无异常后,码色恢复为绿。

  陈树的“黄码”,则是另一个渠道,来自管理员标记。此后的经历,确如管理员所说,陈树居家健康监测期满、核酸做好后,绿码就如期回来了。

  一对退休的河北夫妻,居住地与北京一河之隔,当地无疫情。可人在家中坐,突然发现自己的北京健康宝变码了,河北健康宝则还是绿码,他们要在6月5日去首都机场乘国际航班,这意味着要经过北京检查站查看健康宝和核酸检测证明,好在没两天他们的北京健康宝自动又转绿了,虚惊一场。

  《财经·大健康》梳理发现,各地之间的健康码并不时时互通,核酸检测证明只能上传当地健康宝。另外,各地对健康码赋码标准和赋码程序,规定不同。

  中国中部某省会城市卫健委的一把手提到,自己不清楚具体程序,应该是政务部门负责。

  5月17日,海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发布《关于做好健康码赋、转码工作的通知》中提及,海南健康码赋码、转码相关问题咨询各市县指挥部。

  谁能批量对高风险人群赋红、黄码?

  当一地突发疫情时,会发生一人阳性,该楼甚者该小区居民全部“中招”,产生批量高风险人群变码的现象。

  上述海南通知提到,对于100个以上批量赋红、黄码的需求,省大数据管理局集中响应,各市县指挥部安排本市县负责健康码转码的同事(每市县仅限1人,避免多头对接)需扫描下发二维码加入海政通沟通群,并在海政通内传递相关数据,避免个人隐私数据外泄。

  100个以下赋红、黄码的需求,各市县指挥部自行操作进行赋码。

  上述负责转码人员需通过VPN输入账号密码接入海南省政务外网,即椰子树图标的“海南电子政务外网接入平台”,然后可根据步骤进行转码操作。

  负责转码的人员配置也是五花八门。上述海南通知中提到,为便于及时管控重点人员,各市县指挥部、各机场、码头、火车站等卡口转码人员,可根据规则主动将“绿码”,转“红码”“黄码”。

  蔡卫平认为,从长远来看,健康码应该收归国家统一管理。短期看,最重要的是弱化健康码的管理职能——就是需要明确在防疫之外,任何地方都不可以用健康码来作为人们能否做某件事情的标准。

  “如果有人为了让你按照他的意愿去做事,赋予你一个红码,你不按他的要求做,就不能恢复绿码,就不能恢复自由,那健康码的用途就彻底变味了。”蔡卫平说。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添加微信:caijing19980418

  来源:财经杂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