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环捷 > 正文

“钟表大王”撤回IPO:3年分红10亿,关联交易凶猛

  • 环捷
  • 2022-05-26 19:30:03
  • 707
摘要: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80年代之前,手表与自行车、缝纫机一直被称为三...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80年代之前,手表与自行车、缝纫机一直被称为三大件,虽然如今三大件已变为“房子、车子、票子”,但是能戴起名表的人,依旧不多。也因此,名表这门奢侈品生意,成就了中国的“钟表大王”——亨得利。早在上世纪20-30年代,亨得利就跟黑人牙膏、白猫花布等一起,在上海滩拉起了大幅广告。

  亨得利实际上是起源于德国的舶来品,其早起发展史有多个版本。一说鸦片战争后,外国资本逐渐进入中国市场,钟表店兴起。1915年,“二秒春”钟表店的合资人王光祖等人,在江苏镇江开设了一家仿德国商人经营模式的钟表店,取名亨得利,意寓“万事亨通得利”。后来相继在上海、北京、天津等大城市开店,兴盛时期全国共有60多家连锁店。

  解放前,亨得利钟表店主要经营进口高档商品,包括瑞士的欧米茄、西马、浪琴、米度等高级手表,以及德国名牌双箭保星座挂钟,还有一些验目配镜和修理钟表等业务。由于其经营品味高、买卖大、重信誉,又地处繁华闹市,一些达官显贵、社会名流等经常光顾,生意长盛不衰。

  解放后,亨得利在1956年实行公私合营,文革期间多个城市门店改名,直到1980年前后才恢复“亨得利”老字号。此后在张氏家族的主导下,以北京亨得利和上海新宇为主体,经过几次重组后成立亨得利集团,并于2005年登陆港交所。

  如今,亨得利登陆港交所已近17年,亨得利的全资子公司盛时股份,通过分拆获得亨得利相关资产,也准备登陆A股。但是临门一脚的时刻,这家公司主动撤回了申报材料。招股书,这家老字号还有当年的风采吗?

  名表经销商撤回IPO

  盛时股份于去年6月获得证监会受理,开启沪市主板上市之路,保荐人为国泰君安。原本5月26日是其上会的日子,却在上会前一天撤回申报材料,证监会发审委决定取消对公司的审核。

  招股书显示,盛时股份是国内领先的腕表全渠道流通服务商,作为全球领先钟表集团斯沃琪集团、历峰集团、劳力士集团、路威酩轩等在国内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公司获得授权经营的中高端腕表品牌超过40个,涵盖了宝玑、宝珀、欧米茄、朗格、江诗丹顿、劳力士、宝格丽等知名腕表品牌。每年销售的腕表数量超过160万只,拥有200多万注册会员。

  公司零售业务在线下布局了近400家实体门店,覆盖了120余个城市;批发业务合作的经销商约300个,经销商拥有近2000个腕表销售网点,分布在300余个城市。公司同时布局了200余个维修网点。在京东、天猫等主流电商平台公司也建立了销售渠道,并自建盛时线上平台。

  不过从财务数据来看,报告期内盛时股份的业绩增速并不乐观。2018-2021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91.1亿、95.21亿、103.79亿、63.13亿,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亿、5.94亿、5.36亿、4.61亿。

  作为知名的中高端腕表经销商,实际盈利水平也不算高,大头还是被国外的品牌方拿去了。报告期内,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分别只有13.43%、14.89%、13.69%、10.94%。

  财通社注意到,目前国内腕表流通市场集中度相对较低,虽然盛时股份是该领域龙头,但是行业前三市占率只有32%,市场竞争比较充分。消费者对腕表的需求,跟生活水平和收入水平的提升速度息息相关。公司称,若宏观经济不景气或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放缓,公司收入增长也将放缓甚至下降。

  对公司而言,最大威胁可能是免税渠道。目前,国内终端消费者购买一块进口瑞士腕表,中间会层层加税,包括进口环节关税、消费税、增值税和国内流通环节的增值税,从而推高零售价格。2020 年 7 月开始实施的海南离岛旅客免税购物政策,将离岛旅客每年每人免税购物额度大幅提升至 10 万元,对包括腕表在内的部分商品购买数量不设限。当然,智能手表、假冒伪劣腕表也对该行业带来了一些冲击。

  关联交易频繁

  据招股书,盛时股份原本拟募集25.07亿资金,用于终端零售网络建设及升级、维修业务体系升级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其中,补充流动资金就要10亿元。

  但是另一方面,该公司近三年累计分红11.6亿元,截至2021年6月末,账上还躺着逾10亿元的货币资金,看起来并不缺钱,因此募投合理性遭到质疑。

  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公司说明分红后以募集资金进行补流的合理性、必要性,是否存在损害公司利益的情况,是否存在侵害中小投资者利益的情况。

  此外,盛时股份存在供应商集中,关联采购交易频繁等风险。

  2018-2020年,公司向前 5 大供应商采购的腕表金额占总采购金额的 95.75%、96.24%、95.23%和 96.74%。较为集中,主要为国外知名奢侈品厂商;第一大供应商斯沃琪集团的采购占比70%至80%。

  作为一家分拆公司,自然少不了关联交易。盛时股份的第一大股东为持股35%的譽丰有限公司,背后的实控人为张瑜平,同时也是亨得利的实控人。

  亨得利原在香港、澳门、台湾地区及马来西亚从事中高端国际名表零售、客户服务及维修、腕表配件制造及电子商务等业务,与公司同业,因疫情影响于2020年终止相关业务,解决同业竞争。盛时股份至今仍有多家门店使用“亨得利”作为店招,仍有多家子公司使用“亨得利”作为登记名称。报告期内,公司与亨得利及其关联方之间存在较多关联交易。

  2018-2021上半年,盛时股份向实控人张瑜平控制的亨得利及其子公司采购装修及广告服务,金额分别为1696.24万元、2222.98万元和2611.77万元、 984.18 万元,占各报告期装修及广告相关支出的比例分别为13.25%、19.07%、15.53%和 11.10%。

  亨得利曾控制力世纪(0860.HK),力世纪投资领域包括钟表销售,2018年,公司向力世纪子公司琪晶达批发的金额高达1.16亿元。

  此外,斯沃琪集团下属的瑞韵达是盛时股份的联营公司,也是主要供应商。报告期内,公司向瑞韵达采购欧米茄、浪琴、雷达品牌腕表,采购金额分别为 26.18亿元、27.23亿元和 29.8亿元、16.91亿元,占各报告期采购总额的比例为 35.76%、36.02%、35.97%和 35.8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