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浑又儿 > 正文

踩刹车、补短板,小鹏汽车抵御风暴能力如何?

摘要: 文/李勤 编辑/杨轩 2022年的汽车行业,迎来了更密集的黑天鹅事件。 持续的芯片短缺、锂价暴涨推动的电池提价、...

  文/李勤

  编辑/杨轩

  2022年的汽车行业,迎来了更密集的黑天鹅事件。

  持续的芯片短缺、锂价暴涨推动的电池提价、疫情引发的供应链动荡、经济下行不利于大宗消费……这些无疑都意味着,汽车行业正迎来一场剧烈风暴。

  出于意料,何小鹏似乎提早嗅到了暴风雨来临的气息,带领小鹏汽车交出了一份相对稳健的答卷。

  据小鹏汽车的一季度报表信息,车辆总交付量为34561辆,同比增加159%,位居新造车公司之首。尤其是主力车型P7的交付量已经独占鳌头,达到19427辆,且在今年3月实现月交付量首次超过9000辆;新车P5也势头不错,达到10486辆。

  交付数据快速攀升,为小鹏汽车创造了可观的营收:74.55亿元,同比增长153%。

  小鹏的毛利率一向是新造车中偏低的一家,但本季度整体毛利率为12.2%,较之2021年第四季度为12.0%,也略有增幅。

  值得注意的是,在经历2021年突飞猛进的扩张之后,小鹏汽车的财报体现出了踩下刹车的迹象,今年一季度,这家公司的行政市场费用和研发支出,较之相邻的去年四季度,均有超过15%的大比例降幅。

  扛过暴风雨?

  费用支出如何降低15%?

  虽然小鹏汽车解释称,受春节休假影响,相应投入减少,但是同航道公司理想汽车的数据则有明显增加。甚至用小鹏汽车2021年一季度和2020年四季度的数据相比,也是微增,而不是下降。

  这与36氪了解到的信息契合,今年年初,小鹏汽车掌舵人何小鹏就在内部信中强调,要调整节奏,降本增效,随之一些部门的投入预算即被压缩。而小鹏汽车总裁夏珩也在一次质量会议上直言,小鹏汽车的毛利率较低,要求各部门降本增效。

  据36氪了解,即便是座舱、自动驾驶等小鹏汽车主打的智能研发体系,也都有预算下调的举措。而前不久,也传出小鹏汽车、理想汽车违约校招生offer的信息。

  数据也揭示了何小鹏的担忧之处。即便一季度,行政市场和研发支出双双下调超过15%,这家公司的亏损依然在扩大。据财报,第一季度,小鹏汽车净亏损达17亿元,而去年第四季度的亏损额为12.87亿元。

  而且从小鹏汽车现金储备逐季递减的趋势看,较之蔚来和理想汽车,小鹏尚未获得正向现金流。账面上417.14亿元的资本储备固然无虞,但小鹏汽车仍然需要一场滚雪球式的高质量扩张,因为对手们早已做到。

  从这个角度来看,小鹏汽车踩下刹车、梳理羽翼的时机不可谓不及时。而除了财务面的收拢和调控,在供应链上,小鹏汽车有一系列举措,而这对其交付能力和成本控制能力至关重要。

  应对供应链挑战成效几何?

  电池方面,去年下半年,小鹏汽车开始引入更多的电池合作伙伴,如中创新航、欣旺达、亿纬锂能等,以解决电池导致产能不足的问题。

  “从2021年起,我们对接了多家优质电池合作伙伴,今年二季度将基本完成电池供应多元化的布局,这有效地降低了特定区域集中和供应商集中带来的风险,对以后的交付效率和BOM成本优化将产生直接的长期正面影响。 ”何小鹏在财报电话会上说。

  除此之外,小鹏汽车也将在新的电池平台技术上,应用包括CTP、超充能力、碳化硅技术等技术方案、新的电芯材料,加强车辆的性能和补能的能力。

  而在缺芯问题上,何小鹏直言, 芯片所带来的供应链挑战可能会比大家想象的时间还要长。“我们认为2021年年底可以缓解,到去年的时候我们认为2022年就可以缓解,现在我们仍然认为芯片的挑战会持续到今年甚至到明年更往后的时间。”

  36氪也从供应链人士处获悉,汽车短缺的芯片大都是便宜、技术老、制程低的“不重要”芯片,而即便汽车行业需求旺盛,全球的芯片大厂也没有动力为这块蛋糕再去建设产线,因此,缺芯将会是未来很长时间内困扰汽车行业的问题。

  小鹏汽车的应对策略有两个:首先,用芯片领域签长协的战略合作解决一部分;而另外一部分,在何小鹏看来也是更重要的,“是如何建立一个强大的跟芯片、跟嵌入式相关的技术团队,能够在数月内根据芯片动态变化,而将整个车的相关技术平台进行变化。”

  简单来说,小鹏汽车是想通过技术平台的架构设计,对芯片资源进行更灵活的切换和适用。

  “我们会修炼内功,用更完善的供应链体系和更强大的研发能力,来应对行业性的零部件短缺和成本上升的挑战。”何小鹏总结。

  但这显然不够,因为风暴不止来自外部,也往往存在于内部。

  小鹏汽车12%的毛利率,常年处于行业平均线之下。这对于一家月销超过1.5万辆的公司来说,并不是简单的供应链成本和零售端定价问题,而是整体的供应链运行效率问题。

  例如,理想汽车以典型的供应链高效率著称,其一款车一个配置的爆品策略,让其能够稳定获得季度20%的毛利率,而蔚来虽然车型配置也很多,但揆度其电动平台,也相当简化:一款电池包、三种电池。

  而小鹏汽车不仅车型配置众多,且涉及的电动平台也复杂多样,这在电动力领域产能和工程资源都高度稀缺的当下,不仅会直接导致供应关系的紧绷,也让财务效率提升缓慢。

  这就不难理解,小鹏汽车在去年下半年就开始尝试多元的动力电池采购策略,但毛利率几乎没有明显提升,且部分成型仍然因为产能问题难以及时交付。

  核心壁垒是否稳固?

  一项值得注意的挑战是,以智能化技术著称的小鹏汽车,也开始面临同行对其战略深度的消解。

  不管是理想汽车、蔚来汽车,以及长城、智己等,这些车企自研或者配备的智能驾驶功能,都在紧追小鹏汽车。而小鹏当下主打的城市NGP(领航辅助驾驶)功能,不仅只能在有限区域部分开放,且投放时间扑朔不定。

  据小鹏汽车称,5月中旬,该公司在广州进行了城市NGP工程版的测试。面对广州市中心复杂多变的路况,城市NGP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从局部进入大范围使用,当前正在不断优化用户体验。而在获得城市高精地图等相关审批后,小鹏的城市NGP会马上推送。 而36氪了解,理想汽车和蔚来汽车等相应的功能,计划推出时间也都在今年年底。

  如何从智能化单点的竞争力,扩大为体系化的战略壁垒,或许是小鹏汽车即将面临的深远挑战。

  当然,让人欣慰的是,行业整体趋势还在昂扬向上,何小鹏在财报电话会说,即使全线车型从3月21日起,上调售价1万-2万元,但订单走势依然强劲,“我们预计,5月份的订单量如果排除受疫情影响的地区,将恢复到与涨价前相当的水平。”

  这无疑是一家公司修缮战略疏漏的最佳缓冲区。(来源:36氪)

发表评论